麓川书院:一座藏身于移民村的桃源居

 常见问题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27 07:42

这里曾经是育人的地方,以后也要育人。

诗和远方,是五柳先生田园生活的样子——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作为田园诗派首创人,他给凡尘中不堪其扰、不堪重负的人群预设了一个优美而恬静的完美画面:举目有山,低头有水,有怒放的菊,有围田的篱。心静如水的人,犁田种菜,吃茶写诗。

这很美,但我们很难想象在现时代的传统农村里,一边在郎朗念书,一边是嗷嗷叫的猪;畜声与念书声齐鸣,粪水与墨香共扬。可是今天,如果你来到云南省瑞丽市和帮养、芒弄两个景颇村寨团居在一起的芒岗、红光移民村,你可能会大吃一惊:原来昔人诚不我欺!桃源居,原来世间真有。

这个故事,我们重新来说吧。

1964年,云南省保山市政府经勘察以后,选址董达村,拟建一座水库,解决当地的用水问题。这样一来,董达村村民便面临搬迁的问题,要脱离世代居住的土地,谁也不乐意啊——这不即是永远的离乡背井吗?自此他乡立室乡,家乡成家乡。可是没有措施,凡事皆舍小利全大局。董达村便选了18位年轻人往西南去——60年月的西南方陲啊,我无法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面目。

“其时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,满山遍坡的都是竹子,另有蛇啊,那种绿绿的,小小的,一窝一窝地出来随处爬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蛇,大家都吓坏了!”80岁高龄的郭焕珍老人眉头紧蹙,眼神灵活,表达完整。她是其时过来考察搬迁地的两位女性之一。“原来我们那里土地很好,种什么都好种,一落地就长很好。唉……其时我们一路走过来,去过很多多少村子,都待不住,厥后走着走着才在这里落脚的。”李自春老人说。

既然这么恐怖,那为什么不选其他地方呢?

“我们也随处看过了,景颇族他们拿着长刀和铜炮枪,我们畏惧啊!其时也不相识,厥后才知道他们其实很善良的。可是其时不知道嘛,看来看去,还是以为这里比力好一点,至少有山有树嘛,生活上容易保障一些。”

既来之则安之,这厥后划分命名为芒岗、红光的村子,就挨着帮养、芒弄两个景颇村寨落了脚。经由几十年来两代人的勤奋开垦,现在已经是一片山明水秀之地,偏僻但不落伍,一股涓涓清流也自勐秀山蜿蜒而下,给村子带来了灵气。

一座藏身于移民村的桃源居

为了提升生活质量,村里生长了西番莲种植,打造荷塘村色,每年盛夏不但有凤凰花,另有稻花鱼打鱼大赛,配着云南地域稀有的腰鼓。全民发动,打造旅游经济。

可是这还不够——村里对文化的重视源来已久。当年条件还很简陋的时候,曾经在临县陇川当过马锅头见多识广的李富春带头开办了“学校”。面积不外几十平方的公房就是现成的“课堂”,由村里有文化的段安柱、张国梁和李义勇、李光才(后李光才被瑞丽教育局聘用为民办教师)几位担任老师,村里照样给公分。